觀樹教育基金會

觀樹教育基金會台中(大偵探)總部 04-22304611
成龍溼地偵探社辦公室 05-7970856 ks.kk696@gmail.com

<<大偵探的心內話>>

成龍溼地目前尚無停車場、公共廁所,作為一個環境學習場域相關必要的設施正逐步由觀樹教育基金會帶動村民才開始要一步一步地建構
,很感謝近來許多團體給我們所辦理的社區環境教育課程許多肯定,但目前此地真的只適合小團體、深度的知性之旅,希望大家能夠諒解,一起等待,給這片土地、這個小村子足夠的時間去喘息、凝聚共識,尋找出和這片大地共生共榮的生存之道。

2010年7月21日 星期三

牽水狀散記

7/17(六),大偵探三人各自回家,派大馨、Nick和2台腳踏車留守成龍村,Nick還有許多蘆葦的莖、葉要煮(做紙漿用的),派大馨留下來幫忙(小偵探市長偶而也過來幫忙,並抓空檔時間玩棒球),因為只有2輛腳踏車無法去遠處,加上2人又不太會烹飪,我們開玩笑地說他們得靠泡麵度3餐。

7/18(農曆六月初七)是「牽水狀」渡亡法事中的「放水燈」儀式,郭小孩太晚回到口湖,未及趕上蚶仔寮萬善祠的放水燈,但還好有趕上金湖的放水燈儀式。廟中的廣播器放送6點半集合7點出發的消息,趁著還有一些時間,我們先到處走走看看,順便打探一些消息,在廟前的一些老人家們說,今年(回)來看的人有比較多,可能是被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納入重要民俗活動之因。

▲紙糊的水燈,造形像一間厝,又稱水燈厝。

接近6點半時,愈來愈多人往放置水燈的遮陽棚處聚集。今年有15座水燈,當廟方人員要在場的人主動分組幫忙扛水燈時,一些人搶先負責前面幾個水燈,最後一個喊了2聲都沒人靠近(似乎是比較多人想看熱鬧),派大馨就拉著Nick去站在水燈旁,工作人員看到外國人(指Nick)來幫忙,高興得直說好。

放水燈儀式,是為了召請水路孤魂接受普施,尤其口湖的牽水狀起因於1845年的大水災,放水燈更具意義,聽說以前這個儀式是在河口舉行,這幾年才有坐船到離岸遠一點的海域放水燈。放水燈的隊伍由鑼鼓帶頭,之後為道士、一座超大型的水狀、扛水燈的人(每一座水燈前還有一人捧著紙蓮花)。晚上七點左右,大家由萬善爺廟出發,越過台17,經過金湖的主要街道,再到港口,沿途跟著許多拍照的人、當地看熱鬧的人,途經之處吸引居民的目光,場面相當熱鬧。

到金湖的港邊後,先把水燈放下排放整齊,道士要大家面對祭壇,人手一支香,在大約15分鐘的祭禱、頌經及宣讀祭文奏報天地神祇後,再把水燈扛上漁船,這時看到海巡人員在岸邊盯著(似乎是在算人數兼錄影)。今年有16隻漁船參與,船隻的任務為載運道士、鑼鼓陣、水燈、工作人員(維持秩序的組長、施放煙火的工作人員)、扛水燈的人、錄影拍照的人、什麼也沒做就只是想一探究竟的人,一陣煙硝炮火四起後,漁船浩浩蕩蕩地出發,在漆黑的海上(此時已是晚上8點多),每隻船上的紅燈籠和未曾停過的沖天炮,營造出異常奇妙的歡樂氣氛。


到了海上某個定點後,所有的漁船並排靠攏(真的是靠攏哦!可以在船與船之間跑來跑去),點燃水燈內的燭火後開始把水燈放到海裡,任其飄流,聽說水燈飄流越遠越能招來更多水魂,也更能保佑境民闔家平安。之後,打道回府,沖天炮仍然一路施放,直至返回港口。大家上岸後,工作人員廣播要大家先別離開,還有儀式要進行,但我們三人實在是餓到發昏,直接就走回金湖鬧區吃飯去。

在回程的船上,Nick問,這種儀式應該很serious,但他看到大家都很開心,郭小孩就用破破的英文夾雜著中文說,原本是很serious,但經過太多年了,每一年都變一點點、再變一點點,漸漸忘記水難的憂傷情緒,然後就變成你看到的開心的樣子了(希望Nick聽得懂 :P)。其實,大偵探一直也很困惑,為何工作人員在漁船上施放沖天炮時,直接把放完的空盒子丟進海裡,為何不把那些垃圾帶回岸上處理呢?

7月19日(農曆六月初八)是牽水狀儀式的最高潮。早上,派大馨因身體不適,決定回家看醫生,攝影師阿傑則悄悄來到蚶仔寮,拍攝今天的牽水狀儀式。下午,左等右等,QQmei和柳橙汁遲遲未到口湖,郭小孩便先載著Nick、搭便車的郭子、郭子妹,火速趕到蚶仔寮萬善祠,只看到「燒狀」,「起狀」、「牽狀」、「倒狀」都沒看到。

▲阿傑站在制高點拍攝「燒狀」的過程,在風勢的助長下「燒狀」的速度很快。

晚上,蚶仔寮和金湖家家戶戶擺席設宴,在外地打拼、求學的親人都會回來,非常熱鬧;我們一行五人「大面神」跑去公所好友曾淑媛小姐家給她請客,之後,再到一年一次的金湖夜市(平常金湖沒有夜市,只有牽水狀期間才有)買冰、飲料,到萬善爺廟前看熱鬧(有兩棚綜藝舞台、一棚歌仔戲、七棚電影)、花錢放天燈,吃飽喝足玩夠後才回家。


大偵探不在的週末

7/16,星期五
繼昨天的進度,小朋友仍需在教室內將剩下的蘆葦莖、葉剪成合適的大小,而我和Nick則是在大偵探宿舍『煮蘆葦』(因為煮蘆葦是需要較長時間的)。Nick在煮蘆葦時有加入小蘇打,因此剛煮好的蘆葦並不能碰,必須先將小蘇打的鹼性給清洗掉,才能免於皮膚被腐蝕。

洗好的蘆葦,再以木槌進行敲擊(beat),尤其是莖的部份,更需特地挑出來敲得扁平,做出來的紙才不會非常凹凸不平。大偵探今天會帶小朋友來看Nick如何煮蘆葦,在小朋友到來的時候,因為我坐在地上敲蘆葦,市長誤以為我是洗衣服的阿婆,還大聲的嚷嚷,真是太過分了!不過他們發現是我之後,就紛紛的跟我say sorry。

Nick讓大家看未敲打的、已敲打的蘆葦,比較其差異性,也讓小朋友試著敲打蘆葦,許多小朋友都覺得敲打過的蘆葦看起來溼溼爛爛的,有點噁心,然後,我們就回到教室寫學習單。每次看到小朋友寫的學習單,覺得很有趣,也讓我有參與其中的感覺,我自己也想要寫學習單了!



今天的偵探社活動結束後,我和柳橙汁、QQ湄去溼地收誘籠,這是我第一次收誘籠,很新鮮也很有趣。我們先將綁在岸上的繩子給收起來,然後用水桶裝水,把誘籠放進水桶,打開誘籠,小心翼翼將小魚、小蝦抓起來,放在有放尺度墊板的盒子裡幫他們拍照。我覺得很酷,我從小在西螺平原長大,摸過最多的是稻子、土!在濁水溪旁,我也沒抓過魚,所以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這麼小的吳郭魚,超可愛的!一開始,我不太敢抓魚,後來就漸漸習慣他們強而有力的生命力,希望他們可以在這塊溼地快快樂樂地生活。


7/17,星期六
來到成龍村後,我每天六點多就會自然醒,今天決定到溼地巡邏,看看有什麼鳥類,可惜今天的鳥兒不是很多,於是我便到澎湖藝術家的作品區去坐著吹風。在這裡,不時看到幾隻鳥兒在我旁邊橫著走,還有魚兒會跳來跳去,很有趣!

今天只剩Nick和我待在大偵探宿舍,Nick繼續忙著煮蘆葦、洗蘆葦,而我也替他拍了幾張照片,也繼續敲打著蘆葦。下午,小偵探市長跑來找我們,我們先一起在大偵探宿舍打棒球,我覺得我棒球打得很好,可是他們都說我是他們看過棒球打最差的人了,真是讓我不敢相信。

之後,Nick繼續再洗蘆葦,而市長和我一起敲未煮的蘆葦的莖,因為隔壁的婆婆要我們不要直接對地面敲,因為這裡的地有點脆弱,因此我們放在磚塊上面敲,沒想到市長的大力氣可以將磚塊敲成五六塊碎片,我敲了一整天,磚塊可是完好無缺的喔!看來必須要頒給他大力士獎了,晚上我們又煮了酢醬麵填飽肚子。

7/18,星期日
今天Nick仍然在煮蘆葦,下午郭小孩回來後,載我們去金湖萬善爺廟看放水燈。在這裡,我遇見了大學同學,他也是來看放水燈的,這是我第一次參加牽水狀活動,今年是第165年,我覺得這項無形文化資產能維持這麼久,真的很珍貴。

當大家聚集起來要幫忙拿水燈時,還少三個人幫忙拿水燈,我跟郭小孩說我想去幫忙拿水燈,郭小孩就叫我和Nick一起去,我們幫忙拿的是最後一個水燈,後來又有三個回口湖娘家的阿姨也來幫忙拿水燈,因此我們的水燈有五個人一起幫忙哦!

我小心翼翼拿著水燈,這是一個莊嚴的時刻,但很多人好像當作是看熱鬧,讓我感到有點難過,雖然我不是口湖人,但這是我朋友的家鄉,我是真誠地希望這些孤魂可以早日到西方極樂世界。我們沿著金湖街道走,有個大聲公一直放送著「快點出來看放水燈活動,今年六月文建會登錄為無形文化資產」,我心裡有好多疑問,究竟是要看放水燈,還是要為他們祈福?好多鎂光燈不斷地閃,還有人突然跑來問我和Nick,問我們是哪裡人?這些訪問的人似乎只是因為Nick是外國人感到好奇。

到了漁港後,先由道士進行一些儀式,我虔誠地祈禱著,儀式結束後,我們三人因為肚子餓,想說可以先走,但似乎沒有人要把我們拿來的水燈拿上船,於是我們只好留下來,把水燈拿上船,和大家一起坐船出海。

這是我第一次出海,但是沿路的炮和煙火讓我耳朵有點受不了,我實在很害怕鞭炮。坐在船上,可以感受到前人唐山過台灣的情境,的確是很艱困的。漁船進入較深的海域後,船長要我們要抓緊,注意自身的安全。在海上,我看到一些垃圾,很想把他們拾起。

終於到了放水燈的一刻,我很開心的看著水燈隨海水飄走,並且在心裡祈禱希望一切安好。放完所有的水燈後,便返航回漁港,途中會看到在海裡飄流的水燈,並且不時聽到有人說:「這裡有兩個水燈,那裡又有一個,那邊還有一個」。在海風與月亮的見證下,放水燈儀式圓滿落幕,我很開心可以完成放水燈的儀式。

PS.最近我腸胃不適,醫生說是腸胃神經緊繃之類的,目前在家修養一個星期,希望能快點回去跟小朋友們見面,也希望小朋友們認真地學習噢。